木棉花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秦川文化签约作家苏安良溪旁木棉花 [复制链接]

1#
北京去哪里医院看白癜风         http://m.39.net/pf/bdfyy/bjzkbdfyy/

苏安良作品欣赏

溪旁木棉花

苏安良

生活从来不缺少勇气,缺少的只是光影里穿梭的信念。只要信念一直烙印在心中,那怕天地干涸得无一丝熵,我们也会种出希望的蓓芽。

四月的风,带着花香,不管从哪个方向吹来,都令人感到甜蜜,心旷神怡。

彧玮和武歌走在凉水泉沟。青幽幽的溪水,时而缓缓地流过青石板,时而奔腾在狭窄的石隙间;小青蛙在青草、溪水、鹅卵石之间窜来跳去;紫蓝光亮的蜻蜓,扇动着它那四只窄长的网翅,驮着细长的身子,在水面上,忽高忽低,忽前忽后,快乐的点着溪水,就像一位粉嫩的少女悠闲的荡秋千;黄灿灿的蜜蜂忙碌地采集着花粉,蝴蝶羸弱的翅膀蹁跹起舞,栩栩如生。

武歌用手轻轻撸住一只蜻蜓,不由脱口而出“紫冠采采褐羽斑,衔得蜻蜓飞过屋。”彧玮看着满脸童趣的武歌,笑着随和道“轻绡剪翅约秋霜,点水低飞恋野塘。”

“碧玉眼睛云母翅,轻于粉蝶瘦于蜂。”不知何时泉辇站在武歌身后应了一句。

王谦副校长拿着几瓶青岛啤酒,冒着满头大汗,从沟口走来,应声吟道“忽趁游蜂过墙去,可怜不识百花香”。

他们坐在一块巨大的青石上。溪水欢腾着一路流下,汇入浩浩荡荡的丹江。大石旁几棵高大挺拔的木棉树,枝条横生,花红似火,蕊红如焰,把凉水泉沟染得一片通红。

王谦被武歌他们朝气蓬勃、稚气而充满自信的笑脸所感动。情不自禁地说,你们就像这木棉花,色彩鲜艳,蓬勃向上,坚定、稳重、朴实。

武歌举起酒瓶轻轻地呷了一口啤酒,微笑着说,我这次来你们学校进行调研,主要想和大家交流影响课堂教学质量的因素,不拘一格,各抒己见。

王谦不假思索地说,我国教育起步迟,又受文化大革命影响,教学硬件设备落后,一味的填鸭式教学,使学生失去学习兴趣。他说,所谓学生,离开了学,就没有生,生即生长,学习是学生的生命成长方式。课堂教学应从学生出发,以学生为本,满足学生的好奇心、求知欲、主动性。

不管何时,也不管什么年代,一切都应该体现出学生的色彩、声音、形象和存在。

武歌边记录边对王谦竖起大拇指。彧玮和泉辇相互对视着,似乎彼此在说,这个几乎脱离教学、工作中自私耍奸的副校长,谈起教育教学却头头是道,不由生出几分敬佩之情。

漫山遍野的山花飘来阵阵芳香,白云掠过山顶,牛羊追着白云,几个牧童在青葱的山坡上追逐嬉闹,鸟语啁啾,松涛飒飒,芳草鲜美,四月的凉水泉沟真是人间的胜景。

武歌站起来,极目望去,五姊妹山中学被环抱在世外桃源般的风景中。他长长的叹了一声,慢慢地说道,美国梭罗说“好学校是一方池塘”,如果你挖了一方池塘,很快就会有水鸟、鱼、百合等等。

环境如此美好的五姊妹山中学,只有几件简陋的教学仪器,民办教师、临聘教师过半,实质是一个没有建好的池塘,而大多数学校远不如五姊妹山中学,举步维艰,严重的制约着教学质量的发展。

教育不兴,不是学生差,是我们的学校不是池塘,是茅坑,是工厂。

彧玮听着武歌的分析,受到了极大的启发。他说,教师不单纯是教材、课程的开发者,更重要的是学生学习、生长的开发者。要开发学生思维、创造等学力,要敢于放手,让学生体验学习过程,大胆地探索、挖掘、求新,在失败中自行矫正,在感悟中成长。

武歌接过彧玮的话题说,与其说课堂是学习知识的场所,不如说它是一个生命场,要不断给学生补充筋骨,在知识、思维能力、甚或理想、信仰、感恩等方面查漏补缺,螺旋升华。

泉辇咧着大嘴笑哈哈地说,听了你们的讨论,很有感触,除了客观因素影响教学质量外,学生自身也很重要,要具备一定的前科学知识,要有合作能力、动手能力、实践能力,让课堂充满感动和快乐,让学生真正成为八九点钟的太阳,充满活力,健康成长!

武歌看着憨厚、滑稽的泉辇,说,任何时候,教育对象都不是为知识而活,而是为生活而活。如果知识成为一种奴仆,那么,教育就是一种罪孽。教育必须从人的价值、人类社会发展的视角来培养学生,服务于人类。

他们独到的见解,精妙的阐述,充分体现出教育教学艺术性挖掘不尽,就像海滩美丽的贝壳永远找不完。只有不断的梳理和提炼,才能使教学出神入化、游刃有余。

尽管教师职业不受社会青睐,教师受不到应有的尊重和信任,但教育内部从来都在健康成长,教师默默的恪守岗位职责、坚守工作底线,像蜡烛燃烧着自己,照亮着孩子。

教育是培养人的场所,也包括培养教师自身。一所正气凛然的学校,会抑制邪气,陶冶情怀。

王谦在五姊妹山中学和煦的春风沐浴下,终于成为一个好领导、好教师,深受师生爱戴。

丑陋的石头,经风雨打磨,雷电雕琢,会成为一件光彩夺目、玲珑别致的精美石雕。

武歌已调研一周多,走访了不同文化层次、不同年龄层次、不同学科的老师,深入课堂听课,征求不同层次的学生意见,初步的形成理论模块。

半个月后,县教研室的在五姊妹山中学召开课堂教法交流研讨会,武歌是主讲人之一。这次会议的中心是交流全县实施目标教学的成果。

目标教学是以教学目标为核心和主线实施课堂教学的方法,以教为主导、学为主体、练为主线为教学原则。突出了教学的实用性、互动性、主动性,能使学生学习有一种喜悦感和成功感。

目标教学从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陆续在全国推广,至今已七八年,发达地区实施过程中形成了完整的理论体系,各种目标教学的论文如雪片满天飞,不同科目不同学段每节课的具体目标编制的书籍琳琅满目。

八十年代末山区也开始推广目标教学,教师借助编制好的目标,备课很容易,课堂上一个目标一个目标的实施与消化,显得很轻松。

武歌总结目标教学优势后,谈了自己对目标的教学不足的看法,一石激起千层浪,使研讨会高潮迭起。

他认为精选和结构化的目标,极大的限制了不同智力层次学生思维的超常发挥,桎酷着学生发散思维和聚合思维,也不利教师深刻挖掘教材,深化研究习题,抑制了新的教学方法和个性化教学方法的产生和健康发展。

照搬目标模式,机械解读别人编制好的教学目标和习题目标,长此以往,教师思维僵化、固化、懒惰化、通俗化、庸俗化。

目标简单,教学就是童话;目标复杂,教学就是迷宫。

目标的深浅,不同教师发挥不同,出现了教学深浅度不同。有的为轻松缩减复杂目标,有的编制更深奥的目标,像摘桃子,差生跳不得,优生不跳自得,差生消化不了,优生吃不饱。

武歌的阐述赢来了阵阵掌声,大家纷纷提出看法,会场上洋溢着浓浓的学术气氛。

王谦西服革履、精神抖擞的走向主席台。他开门见山地说,目标教学打破了满堂灌、填鸭式的传统教学,这是它最明显的优势。目标分显性目标、隐性目标,初始目标、终极目标,提高目标、巩固目标,这些目标不好把握,不好区分,不好操作,评价体系尺度机械。王谦说,尽管目标教学资料满天飞,但没有那种资料能把每节课的各种目标分得很清,备得很细,给教师徒增烦恼。

王谦没少研究目标教学,却始终没有融入目标教学之中。他曾参加全县教学大赛,就是因为未能吃透目标,讲了一节不伦不类的课,引起课堂混乱。虽然通过关系拿到了教学能手奖,但心里产生的阴影一直未消失。

王谦最后说,目标教学就像一位冷峻的姑娘,抱在怀里有几分温柔,但更多的是冰冷。大家为他的幽默鼓起掌声。一定意义上,王谦说出了大家的心声。

一年前彧玮给武歌推荐了李茂的课堂自编问题教学方法,简称问题发散法。李茂作为个性化教学的代表,在研讨会上总结了他的教学方法,通过问题发散、解法发散,一题多问、一题多变、一题多解,达到以不变应万变。

李茂的问题发散法,课堂互动性占比高,能有效的培养学生思维的敏捷性,教学内涵及外延拓展自由,思维触觉无限延伸,不同层次的学生独立发挥,问题与探索绵长,在一个单元,围绕一个核心知识循环发展。

彧玮根据不同的知识结构、难易程度,交叉使用目标教学和诱思探究教学。他在实践中得出,不管采用什么教法,都必须吃透教材,把握教材的深浅度,合理的不深化,也不过分简单化。

经过半年的研究,他总结了一篇万字的《教材深度处理浅见》论文,发表在三秦师范大学《中学教学参考》上,并被中国人民大学资料中心全文转载。在此基础上,他站在教材角度去研究诱思探究的理论体系,对诱思探究教学法提出者的理论赋予实践色彩。由于这种教法尚未普及,理论还未成熟,他在会上只提交了部分研究材料,供大家交流。

教研室中教股股长高度评价这次研讨会。他说,我们不是声讨目标教学,而是不断提炼这种教学方法,使之在教学中发挥更大的优势,使课堂教学实效、高效。

股长特别强调“不愤不启,不悱不发,举一隅,不以三隅反,则不复也。”孔子的启发式教学,在今天依然是主流方法,不管采用什么教法,都要因材施教,重视启发。我们山区教学设施差,信息闭塞,先进的教学理念滞后,但我们山里教师萌动的教学思想、研究的教材教法论文,不但不落后,甚至于超前于全国研究水平。随着我县经济的发展,我们将分批派老师去外地学习取经。

股长话音未落,会场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,老师多么希望走出去学习。

我国基础教育研究与推广,一直处于“一股风”态式,一个新的研究总是否定另一种研究,而所有的研究无不在说“这种方法能有效克服满堂灌、填鸭式的教学”。这种研究态势,忽略了优势互补、螺旋升华,无计划、无目标、无标注的推广、学习、交流,使一线教师无所适应,给正常的教学带来不应有的时间溢出负担。

研讨会结束后,教研室把收集的研究成果汇总,推荐给省教科所,评估研究成果。

仲夏,天气炎热,五姊妹山五彩斑斓,凉水泉沟凉爽如春。

彧玮和泉辇,陪着李茂和王谦等几个老师坐在木棉树下乘凉。

李茂饱经风霜,额头的皱纹刻满了岁月的痕迹,他走进课堂是一位教学艺术家,走进田野是一位朴实的农民,生活的重担没有压垮他,山里的洋芋糊汤给他养大了三儿一女,他言纳而行敏,德高望重,尽管课堂上他儿子常常用土蛋子“教训他”,但他却是大家心中一面旗帜。

王谦无意中透露出,他要离开五姊妹山中学,心里有几分不舍。说完,眼里湿漉漉的,在座的人,心里还的确有几分舍不得他离开。

大家也不好意问他调到哪里高就。李茂看着火红的木棉花,意味深长地说,这树木棉花,若放在城里,应该已枯萎,凉水泉沟仲夏如春,空气温润,才是它花期延长,在这绿肥红瘦的季节,我们才看到满树烈焰般的木棉花。

馥郁的花香从山头飘来,不由人抬头张望,满山的野花摇曳在山风中,一团团、一簇簇,五颜六色,色彩鲜艳。

坐在这千年不老的青石板上,山花,溪水,婉转动听的鸟鸣,嗡嗡鸣唱的小黄蜂,翩跹舞动的彩蝶,湛蓝的天空,洁白如雪的云朵,这一切,无不让人对生活充满着美好的遐想和期待。

王谦揉了揉眼睛,拾起一朵落在身旁的木棉花说,我喜欢这木棉花的孤愤,不须一片绿叶扶持,喜欢它不飘落一片花瓣,即使跌落于泥尘,也是整朵整朵的,像不屈的英雄淌下的血泪。

这时,凉水泉沟坡谷传来清晰的救命声,大家随声沿溪路向山谷约莫跑了半里路,只见一个中年男子倒挂在悬崖的一棵树上,树下是百米高的绝壁,无法攀上去。

王谦见状,让彧玮赶快到沟口农户家找绳,并叫些人来帮忙,安排泉辇去卫生院叫医生,其余老师站在崖下接应,以防万一。

安排好后,他从崖边的侧坡迅速往上爬。倒挂在树上的男子,用脚钩着树枝,丝毫不敢摇晃。李茂对那人喊,坚持住,有人已向你奔去。

王谦上到坡顶处,观察靠近那人的最佳路线。那人听到上面有人,哭丧着声音喊,我坚持不住了。王谦只好爬在石壁上借助藤蔓一寸一寸往下移。彧玮领着一群人往山顶赶。

王谦终于到了树旁,扎在石缝里的树根已被拉出一段,情况已十分危险。可是,王谦找不到脚的支撑点,爬在树旁稍不留意就会滚下悬崖。村民已从山顶将麻绳放下。王谦抓住绳头,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。他看着那人说,我扛住树身,把绳头甩给你,你抓住绳头,沿树身往下溜。

那人抓住绳头,在手上缠了几圈,然后双手抱住树身往下滑,树身不断摇晃着,咚的一声,那人落下树,上面的人立即往上拉绳,那人慢慢的被拉上悬崖。

王谦想想向上移一点,抱住树身,缓口气,可浑身无丝毫的力气,他的筋骨被石头垫得生疼。绳头下来了,他用一只手扣住石棱,一只手抓住绳头。随着绳被拉紧,他的胳膊被拉直,但身体无力向上蠕动,握绳的手终于无力的脱开了绳头,随着一声巨响他落下悬崖。

众人把血肉模糊的王谦抬到木棉树下,护士美美和医生紧急抢救,半个时辰后,医生摇着头,告诉大家,他已去。

闻讯赶来的校长,蹲下身,用手整理着王谦的衣服,滴落着泪珠,沉重地说,一个热心的人,一个即将去担任更重要工作的老师,就这样离开了人世。

木棉花纷纷落下,盖满了王谦全身。

一只红色的蝴蝶在他头上绕了三圈,飞向山顶,飞上蓝天。

我就会从梦中,突然惊醒,因此忘了这些被尘埃和草屑,遮蔽的面孔。

作者简介

苏安良,陕西商洛市商州区人,中学高级教师,喜欢文学,在《中学物理教学参考》《中学物理》《数理化学习》《陕西教育》等核心杂志发表教学论文余篇,百余篇被知网全文录用,多篇被中国人民大学资料中心全文复用。国家级应用物理辅导教练,多家学术刊物特约撰稿人。年春开始文学写作,在《天竺山》《秦川》《奉天诗刊》《文学百花园》《文学岛》《时代作家》《香香果》等杂志及《秦川文化》《商洛作家》《商洛诗歌周刊》《三秦文学》《现代诗歌媒体》等平台发表诗歌百余首。长篇小说在《秦川文化》陆续推出。

秦川文化持续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